熱門文章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自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

掌握深度學習力,贏在入社起跑點
發表時間:2018-09-03

Photo/chuttersnaponU....

民粹政客大受歡迎,因為這社會越來越憤怒

發表時間:2021-02-17 點閱:73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Jana Shnipelson on Unsplash

 

今天的全球化不可能永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相對和平受到威脅,而不穩定的跡象快速增加。其中最嚴重的是氣候危機,工業時代的繁榮,是以現在和未來的自然世界受到破壞為代價。

 

這本書是穿越這場反抗最前線的旅程,不僅穿越其可見的輪廓,還有其陰暗的角落。我在斯里蘭卡北部看到被逼入小片森林的最後象群,這些森林正被貧窮的農人緩慢摧毀,而農人本身也在努力因應國際貿易的後果。當敘利亞少年難民從希臘前往德國的長途跋涉中,我與他們沿著鐵軌同行,聽他們談論自己的未來。我看到希臘人暴動,為當地的嚴重經濟蕭條示威抗議,而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最大的金融危機在2008年爆發時,我就在倫敦。我也曾與滿腦子幻想的種族主義與民族主義者談論他們對未來的希望。

 

這個故事裡有與各種人物的對話和他們的觀察,這些人在特定的時空嘗試因應地方性問題,但是更廣泛的議題從中浮現。這個故事訴說一個跨越地理與文化疆界的全球意識之降臨,以及全球化對道德感受造成的改變。

 

在我們生活的時代,相對和平的時期驅使大批難民逃離他們位於災難中心的家園,尋求西方世界的庇護。重大的經濟危機已經過去,但仍持續裂解中產階級,並威脅全球化與其體制。此時世界正面對有史以來最大的全球危機,即氣候變遷,但世界人類、機構與國家間的合作卻日趨式微。在貧窮迅速消失、教育逐漸普及、健康照護日益進步,以及收入持續增長的這個年代,生育率卻愈來愈低,伴隨著其所有相應的後果,基本教義派則蓬勃發展。國際社群建立在透過共識產生的自由願景上,今日卻日益訴諸各種極端。

 

這些緊張關係孕育了對進步這個概念本身的討伐。以啟蒙價值而言的進步,仰賴對事實與理性的信任,認同科學對改善人類處境不可或缺,還仰賴一個開放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裡,傳統對於批判性思考沒有絕對否決權。

 

反抗全球化的能量,正被進步的各種新舊反對勢力所利用。他們的目的不是要處理難以維續的全球體系所製造的不滿,而只是要利用這些不滿為誘餌。訴諸民粹的種族主義政客、反科學的騙子、巴枯寧(Bakuninte)無政府主義者(譯注:巴枯寧為19世紀的俄國思想家,以絕對個人主義的自由觀提出無政府主義)、基本教義派、社交網路上的虛擬社群、提倡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個人、新盧德主義者(neo-Luddites)(譯注:盧德主義者指19世紀初期為抗議機器取代人力而破壞新式機器的英國勞工,現用以指對任何新科技皆抱持反對的人),以及陰謀論的信徒等,這些人全都已經出征。

 

這場反抗,以及它所產生的政治行動,可以通往一個更公正、因而也更強韌的國際體制,可以在地方與全球間取得平衡,要求機會更均等,並促進對人類生存至關重要的環境合作。但這個樂觀的情境既非顯而易見,也非必然會發生。如果我們從過去20年學到什麼,那就是沒有任何事情是事先注定,也沒有任何進步無可逆轉。

 

進步貌似強韌,實則相當脆弱,全賴準備為它奮戰的群體,以及決心避免愚行的領袖。全球各地的人類正在經歷一個根本性改變的時刻,這本書就是要嘗試聆聽反抗者的聲音。

 

►本文摘錄自《反抗:當激進變成主流, 正在改寫世界經濟、政治、文化的反全球化抗爭